汉代墓室建筑中的文字与书写

[ 2016-04-23 ]  阅读:11508

汉代墓室建筑中的文字与书写

                                  

 

 

 

汉代墓室建筑中的文字与书写

characters and writing In the architecture of Han dynasty tomb

 

 

 

 

 

 

     作者姓名:杨子墨

     研究方向:中国碑刻史

                     所在单位:苏州大学

 

 

 

2016329

 

 

 

汉代墓室建筑中的文字与书写

摘要:本文以汉代墓室建筑中的文字书迹为研究对象,分别就其内容、字体、风格入手,通过它们与墓室建筑关系的分析,总结出券顶楔形砖面上,书写者蹲伏以白灰浆题写编号性文字;墙壁长方形砖面上,书写者站立以朱、墨题写标注性文字。经过对两类书迹在墓室建筑中具体书写步骤的还原,我们看到汉代墓室建筑文字的使用规律、功能价值和书写状态

关键词:汉代墓室建筑;书迹遗存;书写环境;书写姿势

书法依附于文字,在中国文字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中,篆、隶、楷、行、草五体承载于甲、骨、石、帛、纸等不同载体,表现出迥异的材质美,它们因书写形式的变化传达出多样的风格美,也因时代、地域、文化的变迁记录了多元的时空美。在冗繁复杂的文字、书法发展过程中,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古人留下的文字遗迹都视为书法作品,它们也不会都具有史学价值。在书法史的自然发展过程中,并非所有的书体和书法现象都能反映历史的规律,都能代表主流倾向。[1]然而,在万千古代文字遗迹中,我们却可依稀判断出文字使用的规律,以及它们在书写表达时所呈现的时代需求。20世纪以来,随着考古发掘陆续出土,甲骨文、简牍帛书、青铜铭文、新疆、敦煌的纸质文书等材料为学者们所重视,较为零散的墓室建筑文字书写遗迹材料则并未引起过多关注。本文以汉代为研究时段,此时墓室建筑文字出现渐多[2]目前考古材料看,汉代墓室建筑文字遗存有三种类型,一种是迹文字,主要书写于砖质墓室,常置墓室内层;一种是题刻文字,主要刊刻于石质墓室或砖石混合型墓室,置于墓室内层或外层;还有一种是将文字戳印在砖上的,主要置于墓室内层墙壁处。三种文字,因墓室建筑的位置、用料及书写程序不同,具有迥异的文字表现形式。限于汉代墓室建筑文字材料分布零散、数量众多的现状,我们仅以墓室建筑遗存的书文字为研究对象,分别从文字内容、字体、风格入手,分析它们与墓室建筑的关系,透析汉代文字的使用规律及书法表达审美,努力回归、还原出当时的文字书写形式,从而让我们更加真切地了解汉代的书写状态。

据考古发掘出土文物来看,现存汉代墓室建筑文字中留有书写文字遗迹者共31座,文字处于墓室侧壁及券顶之上,具有不同的书写内容及功用,具体材料如下(表格 1):

名称

年代

内容

颜色

河南洛阳西汉石椁墓[3]

西汉

石板

主室:东壁南起第一块石板(耳室门)书彭咸户;第二块书第一左;第三块书第二左;后山两块石块,东书第三禾;西书第四秉。西壁北起第一块石板书第五右;第二块书第六右;第三块书第七。顶盖三块石板,南起相继书写:上一复上二上三。耳室内石板风化严重字迹难以辨识。

江苏徐州铜山县龟山二号西汉崖洞墓[4]

西汉

甬道塞石

26块题刻文字塞石中,有14块发现有书写字迹,位于塞石前、后两端及左、右两侧。第六组上层后部小四分中四□”;第八组上层前部的广中高小四成;第八组下层北侧的广小三分高小四分;第九组下层后部“□;第十组上层后部已成;第十组下层后部已成;第十一组上层后部……广……”;第十一组下层南侧“……广小三分,已成;第十二组下层北侧……广……”

山东潍坊昌乐东圈汉墓[5]

西汉

墓道封石

8块墓道封石书有天干名称及数字符号

陕西西安曲江翠竹园西汉壁画墓[6]

西汉

墓壁

墓室东壁捧漆盒婢女头顶右上方书小婢□”

河南洛阳邙山西汉卜千秋壁画墓[7]

西汉中晚期

墓顶

墓顶脊砖从里(西)往外(东)按照砖边刻出编号顺序,最西头一块砖编为第一,依次往东编至十八号;十九、廿号码为墨书。

山东菏泽定陶灵圣湖汉墓[8]

西汉晚期

墓顶

向行、、大尚子行曰八子八大□□尚子行日、山阳东炀里郑子高、郑子高、李孙、干示。

八十二(数)、郑节印

陕西西安百花村汉代石椁墓[9]

西汉晚期

石椁

每块石板上均有刻划或书写标识石椁中应放置具体的文字,书写文字有:东宜方三、中央三、西方垣南第四、北方后垣中央第二。

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汉墓[10]

西汉晚期

墓室壁画

主室券门外两侧人物题闵氏从奴闵氏从婢;右室后壁人物车马图题闵氏一□□□”辇车一乘闵氏□□”,右壁牛车前署闵氏车牛一乘,前壁人马图署闵氏一匹奴一人乘驻马一匹奴一人牵;左室后壁署闵氏婢,左壁画灶闵氏灶闵氏婢酒瓮,前壁玄衣衣杆

河南洛阳金谷园新莽壁画墓[11]

新莽地皇年间

甬道左壁

门奴名

河北定县北庄汉墓[12]

东汉永元二年

券顶

西去、四百五十五、以下三行百一十四、张严五十二南、张彤南卅八、孝伯北

河北保定望都汉墓[13]

东汉中晚期

券顶

前室券有”“两字;中室券顶正中全作字外,共分成六部分,券北侧东部字号自下而上作孝弟之至,通於神明,中部作主人大贤贺日千,西部作孝弟堂通於神明源的字句;券南侧东部作作事甚快与众异,中部作酒肉日有师不爱手,西部作急就奇觚与众异

墓壁

前室四壁和通中室的过道壁上都有壁画榜题。分上下两部,上部画人物,下部画禽兽,都有题字:门下小吏、辟车伍佰、寺门卒、门亭长、搥鼓椽、仁恕椽、贼曹、门下贼曹、门下游徼、辟车伍佰八人、伍佰、门下史、主记史、主簿、白事吏、侍閤、小史、勉(冠)谢史、□□□□□皆食太仓、戒火、羊酒、芝草、鸾鸟、白兔游东山、鸳鸯、獐子、鹜、鸡、鸡候夜不失更信也、凤凰翔。

前室西侧室的过道,南壁下部题四言铭赞:嗟彼浮阳,人道闲明。秉心塞渊,循礼有常。当轩汉室,天下柱梁。何億掩忽,早弃元阳;

铭赞东侧有弟子一人、弟(子)、弟(子)题字。

内蒙古和林格尔新店子村汉墓

东汉晚期

墓顶、墓侧

此墓券顶、甬道两侧壁画题记壁画共46组、57幅,约计100余平方米,榜题250项,约700余字,是现存汉代墓室文字书写中最多者。[14]

 

辽阳北园1号东汉壁画墓[15]

东汉晚期

墓室壁画

后室凤凰楼阁图题小府史教以勤、化以诚鼓枱演跣观戏,西南耳室南壁仓廪图题代郡廪


中国文字博物馆 豫ICP备2022017981号-1 版权所有 地址:安阳市人民大道东段 办公室电话:0372-2557558 文物征集热线:0372-2266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