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甲骨文里是如何记录疫情的

[ 2020-03-11 ]  阅读:6530

1

漫画设计 吴敏


 

你能想到吗?三千多年前的商王都怀疑自己被传染瘟疫了!话说回来,这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人类自出现就受到了各种疾病的困扰,人类的发展进程中也书写着与疾病斗争的历史。

中国最早的文字殷墟甲骨文已经有了“虫”“蛊”“疟疾”这些文字的记载。特别是“疫”在中国古代文字学中间是指“瘟疫”的意思。这个字在《尚书》《山海经》《左传》中都出现过,这应当是中国最早的有关瘟疫的文献记载。

甲骨文中关于疾疫的记载。殷墟甲骨文中所见的疾患种类繁多。关于商王得了疑似瘟疫的甲骨卜辞,就出自197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在殷墟小屯西地发现一个灰坑中的牛肩胛骨上,原文是:“乍 (疫),父乙 ,妣壬豚,兄乙豚,化口。御众,于祖丁牛,妣癸卢豕。”(《屯南》F3.1)用白话翻译大概意思是:疫情突发,为众人御除疠疫举行了一系列祭祀先人的行事。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关于瘟疫的文字记载了。这里的“疫”是“民皆病”的意思,这句话描述的是传染病(疫)能不能得到有效控制。这些都说明在殷商时期,我国已出现过多次足以致命的传染病,而且它们都得到了上层的充分重视。

2

此为1971年安阳殷墟小屯西地出土大牛肩胛骨卜辞(《屯南F3.1》),“乍疫-御众”两辞同卜。又收入《合集》31993

根据专家的考证,仅仅出土的甲骨文中就列出来了多达50种不同的疾病,这些疾病基本上都有详细的卜辞和解释,可以看出商代人对于疾病的畏惧。


3

甲骨文中“疾”字


4

汉字“疾”甲骨文字形图


甲骨原文中“疾”字写作一个“人”字加一个“爿”[pán]字,爿就是床。这个字意思是人躺在床上,人字四周还有代表汗滴的点,意思是病人在床上发热出汗,无法动弹了。


5

“病字旁”的汉字


 

在今天的汉语语境中,“疒”已经不是一个字,而是一个偏旁部首,称之为“病字旁”,在整部新华字典中,和病字旁有关的汉字,大约有915个,其中绝大部分字的含义都是和疾病、身体有症状相关。

早在2003年北京“SARS”病毒肆虐之际,甲骨学研究领军人物、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宋镇豪闭门思“古”,揭示甲骨文中有50多种疾患,写下《商代疾患医疗与卫生保健》。他认为甲骨文中称病患为疾,通常直接称“疾某”,如疾首、疾耳、疾目、疾足等等,都是根据患者的病发症状或病灶所在部位诊断辨别的,正如现代医学分科,内科、外科、口腔科、齿科、五官科等一样,说明医学已达到相当高度。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李宗焜在2000年的一篇《从甲骨文看商代疾病与医学》一文中详细探讨了疾首、疾目、疾耳、疾疫等23种疾病形态。复旦大学教授刘钊的《释甲骨文中的“役”字》,讨论的是甲骨文中可能用来表示“疫”的一个字。只是材料不完全充足,他自己也认为还需要更多材料证明。但可以借此了解有关情况,尤其是文章56页以后,谈了古代对“疫”的一些记载和人们的看法,可作为参考。

甲骨文中记录的应对疾疫措施

那么,殷人得了病如何治疗呢?

消极疗法:

6

占卜


占卜。殷商科技不发达,殷人凡事皆卜,询问上天这种病能否治疗或者是什么事件的预兆。如果占卜情况理想,就给自己吃颗定心丸。如果占卜结果不理想,那就干脆停止。


7

祭祀


祭祀。甲骨文里记载了商王武丁出现耳鸣现象,武丁认为这是重大事件的预兆,有可能是祖先的提示或者惩罚,于是武丁自己进行占卜,并多次给祖先献上几十乃至上百头羊作为祭品。

积极疗法。除了消极方法外,甲骨文也有很多积极的治疗方法。有一些学者如胡厚宣的《殷人疾病考》中认为,大概有三:

8

针刺


9

灸疗


10

 

隔离


 

隔离。宋镇豪也研究出了甲骨文中的隔离措施。甲骨文所言“亡入,疾”,与“有疾病者,分而治之”“舍空邸第”都是讲的隔离措施,说明当时尽管对病毒相当恐惧,但并非无所作为,已经有了隔离防控疫情及禁止谣传以免造成人心惶惶不安的应对手段。

熏燎防疫。甲骨文有云:“己巳卜,兄,贞其燎于盟室,叀小羊。“(《英藏》2119)“己巳卜,王,于围辟門燎。己巳卜,王,燎于东。”(《合集》21085)是卜问举行熏燎室屋门道与野外的祭祀行事。用嘉草、莽草熏燎除蛊驱虫防控病毒之法,流传到后世一直不衰,这说明在殷商期,人们已利用某些植物作药材。如安阳殷墟大司空出土的一件敞口酒尊,口部覆罩着数层药用植物具有清热解毒、祛风除湿的功效。

甲骨文也有许多参与田猎活动的记载。可见当时已意识到野外田猎活动是一种积极的人体运动锻炼,能舒筋活络,调理血气,有利于疾患痊愈。

专家解惑

三千多年前的殷商王朝时期,人们对于突发性疠疫瘟疾已有一定的认知,积累起许多有利于抵御病毒传染、防控疫情蔓延的应对办法和社会行为俗尚。尤其是群体性突发疾疫在甲骨文中有反映,尤其武丁时的两版卜辞,是中国最早的疾疫文字记载。甲骨记载的殷商统治者理性实施的疫情防控应对措施,于今仍然有鲜明借鉴意义。如隔离防疫、禁止谣传、熏燎消毒、药物医防、饮食保健、洒扫居室、环境清洁卫生、刑罚惩处等,乃至在殷商社会尚武尚勇风气下见诸个人的身体运动锻炼,以强壮体魄,抵御疠疫染患。

问:甲骨文中记载的防疫经验中,有哪些我们今天仍可以借鉴?

宋镇豪:从甲骨文可知,病疫瘟疾猖獗之际,有非理性的“御疫”、殴驱疫鬼和“宁疾”以求“御众”消除疠疫的巫术祭祀行事,但是,人们并非束手无策,而是通过国家行政防控应对手段、社会群体群防形式、个人的锻炼活动,等等,积极抵御病毒侵害,且约定俗成演绎出许多预防疠疫传播蔓延的社会风尚习俗。

李宗焜:由于甲骨文字去今太远,文字释读比较困难,经常众说纷纭。百余年来学者利用甲骨资料研究商代疾病和医疗的文章,时有所见,但普遍存在两种现象:一是材料不够完备,二是误释和误说甚多。研究发现,甲骨材料中所记录的殷代疾病是多方面的,但多属于患病部位的占ト。疾病的治疗主要是向鬼神祭祀、祈祷以求病愈。(中国文化报记者 陈关超)

(原载于2020年3月3日文旅中国客户端)



关闭
周二至周日
09:00-17:00

360°全景游

网上订票

网上商城

APP下载

返回顶部